第十九章(1 / 1)

明落 砂糖雾 738 字 8个月前

云雀不知道隼是什么时候回到事务所的。

风吹起的时候,她正拿着藤雀的那份申请表发呆,脑海里满是姐姐的音容笑貌。尽管年纪相差不大,藤雀却远远比自己成熟,很早就加入了沉醉,并深得隼赏识。

藤雀做事细致,又懂得看气氛,才来到事务所不久就跟着隼去过几次长桌,组织里的话事人都知道候鸟有这么位优秀的助理。得知她的死讯后,不少人曾登门拜访,向隼表达悼念,但从来没有人跟云雀说过什么。云雀也不会告诉他们,说自己是藤雀的妹妹。

要是那天死掉的是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云雀总是暗暗地想,隼会为自己报仇么。

“我回来了。”见到云雀在发呆,隼略微提高了声音,“褐尾呢?”

“啊!辛苦了。”云雀连忙将乱糟糟的桌面收好,又把茶叶放进瓷碗里研碎,“他说想去东区那边实地看看,这个点还没回信,八成是去找赖蒙喝酒了。龙头怎么说?”

云雀把热茶端到隼身前,这时才发现他的神色有些异常。

“没什么。”

隼揭开杯盖,热气模糊了他的面容,却没有把杯沿靠近嘴边。云雀只能立在桌旁。

末了,隼开口问道:“你还想给藤雀报仇吗?”

“想。”云雀不假思索地回答,“即使我们都会在城市里死去,但不该是被这么杀死。藤雀和青色星石无冤无仇,我想不明白她动手的理由。正因为想不通,才更加愤怒。”

“我明白你的意思。”隼低头说,“我也想。但龙头不希望我们继续调查这件事,星石事关整个组织的安危,他不想贸然接触,我也能理解。”

“那,最后交给谁处理了?”

“荒犬,犬牙事务所的话事人,那个鼠目寸光的家伙,我担心他会把整件事搞砸。”隼看向云雀,似乎在等着她的回答,“但我不确定这是否也是龙头有意而为的。”

“你是说,龙头想要荒犬去试探青色星石?”云雀想了会,还是摇了摇头,“我觉得不至于,以荒犬的实力都没法威胁到她,尽管是个学生,但星石本身还是太过强大。荒犬不会有胜算,顶多拼成两败俱伤。”

说到这,云雀突然明白了隼的用意。

“话事人,你不会是想趁机杀掉青色星石吧?”

隼没有回答,但云雀看得出,当隼抚摸手腕处的铭印时,多半都在认真考虑着什么。

“组织内禁止争斗,要是被发现利用荒犬坐享其成,恐怕会难以收场,就算有办法掩人耳目,青色星石也不是能轻易解决的对手,在城市里打起来,没那么好掩盖痕迹。”

还有半句话,云雀没有说出口。她不觉得隼加上荒犬就能赢过对方。

“但这是最好的机会了。”隼轻声说道,“上次的结果你也看到了,即使在受伤状态下,我也很难说有把握杀掉她,夜里的变数太多,容易出事。”

“嗯。”云雀简单应着,“需要我先去收集信息吗?”

“不急。星石没法离开城市,距离下次传送还有时间,我再想想。不过荒犬的动向可以关注下,他才是最紧张的那个。犬牙做事不择手段,会有结果的。”

隼从座位上站起身,握住藏在风衣内的长刀,向门外走去。

“我去深巷转转。说不定能遇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