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1 / 1)

明落 砂糖雾 621 字 1个月前

“……话事人!”

顾不得就在身边的危险,褐尾冲了过来。他早就看到有个影子始终跟在隼身后,但他没敢开口。隼总是有办法,他从未见过话事人这般虚弱倒下的模样。

褐尾凝出冰层覆在隼的伤处,暂时止住了流血。他又取来装着灰白色雾气的金属瓶,凑到隼的鼻前,可鼻腔像是被什么堵住了,怎么都没法把气体吸进去。

“怎么回事,为什么就是没用啊!”

褐尾急得快哭出来了,他用手扇着风,想把九重葛灌到隼的体内。

咳咳……咳!隼突然呛住了,像是溺水的人,又像是被无形的手扼住了咽喉,他翻过身朝地面呕吐起来,内脏碎片混着污血淌满了西服。末了,隼重新瘫倒在泥土里,呼吸急促而沉重,仿佛老旧失修的风箱。褐尾没敢动他,仍旧徒劳扶着金属瓶。

暴雨勾勒出人形的影子,她举起左手仔细端详,那里空荡荡的,少了一截。

没关系,只要把这些人都杀了,吃掉他们的铭印,所有伤势都会恢复,她将变成独特的存在。铭印是绝对仅有的,像她这样能同时运用好几个铭印的更是前所未闻。

她露出了笑容,抬起那只仅剩的手臂。

隼,那个强大的隼就要死了,他也不够特别,但作为组成部分却是再好不过。

她张开裂到了腹部的巨口,朝褐尾冲去。

可途中,有只青色的鸟吸引了注意。她猛然停住脚步,警戒起四周。

不会有错,现在的她能感觉到,尽管看不见,但空气中满是翅膀拍动的清响。

“——青色的光芒啊!”

“落羽同学!”她看见了那道光芒,高声呼唤着,“是我,我是白景啊。”

回应她的只有空中袭下的鸟群,她倒在泥地里,想起了曾见过的爬满蚁虫的死体。

“不管是谁,危害城市的怪物没有活下去的资格。”落羽侧坐在青鸟翅间,身形空灵而虚幻,身后还跟着茫茫的列队,“必须杀掉你,这是我的职责。”

落羽同学甚至都没有喊我的名字。她睁着那对像玻璃珠般透明的双眼,最后将青色的光芒映在脑海里。她曾经追逐过这道光,无比相信这个能幻出绚丽风景的少女就是神派来救她的使者,可她注定没法拥有,青色的光芒也不愿在她身上多停留。

眼里的光熄灭了。她站起身来,任暴涨的血管爬满皮肤。

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若是需抽筋断骨才能挤入,她愿意付出全部代价。

鸟群再次涌来,但她不会再害怕了。无数根肉束从体内伸展出来,如铁鞭般狠狠抽打着青鸟。她随手从胸腔中抽掉根肋骨,掷出便散作漫天尖钉。

“啧,还真麻烦。”落羽转头望向林群,“看了这么久,总该看出点门道了吧。”

此时的林群正躲在路灯杆后,观察先前的每场战斗。他听到了隼喊出的话语,也看清楚了他是如何被贯穿的。那根手臂压根就不是从远处投来,否则不可能毫无预兆地击破气膜,结合那诡异的铭印能力,答案很明显了。

散作血雾的瞬间,白景将部分躯体直接送进了隼的体内。

“她能把身体的任何构造变成武器!”林群喊道,“甚至从内部发动攻击。”

“这个我当然看得出来,你真笨。有什么反制手段么,不会杀不掉吧。”

林群陷入了思考。若是按隼的说法,每种铭印都有对应的概念,荒犬掌控着贯穿,恩夏拥有的可能是对身体的极限运用,舍弃掉所有稳固形态,以纯粹的肉出现。

该如何杀掉活着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