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是自己人吧(1 / 1)

明剑神教国某地,此处是极为宽广的平原,平原上盛开着无数的鲜花。

鲜花的种类数不胜数,不管是什么季节盛开的花朵,眼下都在这平原之上摇曳着自己沉重的花枝。

无数奇花异草的包围之中,有座一眼能够望到边的湖泊,湖泊中也盛开着令人目不暇接的千百种花草。

在被花朵填满的湖泊旁,有间独树一帜的小木屋。

因为被花海包围,木屋的空气中有着浓郁的芳香。

木屋内部的空间不是很大,地面上铺设着带有柔软毛发的皮革。柔软的毛发能够没过脚背,仅仅是踩在上面,就有种令人身心放松的舒适感。

木屋东侧阳光明媚的房间中,有位身着白袍、满头白发的神职人员躺在摇椅上,她面色红润气脉悠长,猛然看去甚至有种与天地相融的感觉。

这位女性便是神教国的最终力量,也是整个人族目前唯一一位跨入至神领域的无上强者,神教国的大神官——库洛·莫特。

自从千余年以前,人族开始称霸大陆后,库洛便长久隐居在这里。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踏入的至神领域,甚至都没有多少人知道她仍旧存活于世,仅有历代的教皇、以及教皇最信任的部下知道库洛的存在。

睁开闭拢的双目,淡薄的神韵含在双瞳之中凝而不散,使她的双眼看起来明亮若星,或可与皓日争辉。

库洛并未开口说话,站在门外的现任教皇——平克·莫兰脑海中便有声音如惊雷炸响:“进来吧。”

“是。”知道对方的身份,平克非常恭敬的应答出声后,他才伸出手打开这间小木屋的门。

走在柔软的地毯上,没有任何能够打破寂静的声音出现。

小屋的走廊没有窗户,只有从门缝中照进来光束,令走廊显得有些昏暗。

推开房门走入其中,平克缓步走到库洛身前,他稍微行个礼后恭敬的问道:“请问大人是否知道圣女的事情?”

“圣女?”库洛的眼神满是疑惑,她坐起身靠在扶手上道:“圣女是什么?是这些年来,你们新增的职位吗?”

“不、并不是,我怎敢私自做出变更。但根据枫溪城负责人传来的消息,在数日前有个自称神教国圣女的小女孩出现,并且手持神使令牌将巨龙击退。我还以为这件事与大人有关……”

“所以你来询问我?”库洛忍不住露出笑容,在平克思考该怎么说时,库洛的笑声越发响亮:“我在此处千年未曾外出,你问我有关外界的事情……”

“不敢不敢,我怎敢怀疑大神官!”

平克的额头开始冒出冷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组织、国家都不过是云烟。库洛想动手的话,就算把整个明剑神教国都搭上,可能也伤不到库洛分毫。

随意挥挥手,库洛陷入沉思。因为神使令牌的发放,在整个神教国确实只有平克、库洛两人有资格,既然所谓的圣女不是平克任命,也不是自己任命,那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等待片晌,见库洛闷不做声,平克小心的试探道:“会不会是……?”说着手指指向上方天花板,但平克话中所指明显不是天花板。

“并非没有可能,去年收到与魔族开战的神谕,但我们并未理会。今年魔族便向我们大举进攻,很难说他没有插手世间的能力。”

库洛说完后又低下头,平克也不去打扰。

良久库洛抬起头,她看向平克道:

“我也无法理解他想做什么,平白无故扶持位圣女出来,对他有什么好处我也并不明白……这位圣女,最后去向何处?”

“根据负责人的汇报,圣女最后骑着巨龙向海洋飞去,目的地在哪里、想要做什么,我们都完全不知道。”

“咦?”库洛露出意外的神色,她重新躺会摇椅上,满是无所谓的说道:“应该不是我们的敌人,如果是我们的敌人,她应该会借助圣女这么个身份留在人族内部行事,然后助长与魔族开战的火焰。但她选择去往海洋,估计是要前往魔族。凭借神使令牌与圣女的身份,她在魔族根本就寸步难行。如果猜得不错的话,她应该是千百年前战争结束后,混在人族内部的魔族人。”

“原来如此……我有需要对外界发布声明吗?”平克做出询问,随后说出理由:“因为当时在场的士兵很多,不出预料的话,圣女这件事情应该会被传播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