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再敲一笔(1 / 1)

好男儿留什么辫

“尚兄,出奔湖广之事,愚弟不是没想过,但是我军只有三万余人,若是分兵北上,梧州和南宁怎么办?况且桂北还有清军驻防,便是尚兄提供钱粮,这粮道又怎么保障?你知道的,湖广经过这么多年的战火,元气根本没有恢复,尤其是长沙、衡阳和永州等州府,几乎和广西一样是十室九空,将士们又从哪里征集粮食?没粮食又如何能在湖广久持?”

马仲英想着趁清军和平南军两败俱伤之际,拿下广州这个天南重镇,尚之信也不傻,虽然口口声声说要和琼州军休戚与共,但连战连捷的琼州军显然令他生出了忌惮的心思,撺掇琼州军北上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接清军之手削弱或者分化琼州军的力量,而他所付出的不过是一些钱粮。

但马仲英并没有一口回绝尚之信,而是摆事实,讲道理,将其中的难处充分向尚之信说明,为的就是再敲一把平南王爷的竹杠,因为早在九月中旬,琼州军第二旅就奉命奔袭云南,算算时间这时候说不定已经抵达昆明境内了,一旦滇省有变,清廷顾此失彼之下,必定解围北返,重新调整部署。

“贤弟我两广偏居一隅,若不行此围魏救赵之策,如何能和清军久持?攻入湖广可不单单只是助我平南王府,于贵军同样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样吧,若是贵军北上,为兄愿拿出三十万两的钱粮,现在就可以在广州装船。”

琼州军出现在越秀山后,马仲英也没有再作隐藏,而是令除海船以外的战船直驱广州城下,时下猥集在广州南城的船只足有近两百三十艘,当真是规模浩大。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尚兄既然话都说道这份上了,愚弟若是再推脱,那就有些过了,这样吧,尚兄先准备钱粮物资,我这就传书琼州方面,让他们整顿兵马,待粮草足备,便可行师北上。”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两年来马仲英虽然捞了不少银子,但琼州军如今也算家大业大,再加上建设水师,组织海贸,收买满奸,方方面面都要花银子,要不是从安南那边得了一批巨款,说不定早就入不敷出了,现在平白得了尚之信三十万两的钱粮,这可是解了马仲英的燃眉之急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若是清军北返,贤弟可驱广西之众顺势攻入湖广,为兄则起兵进逼江西和福建二省,如此两面出击,必能令岳乐顾此失彼,早晚为我军所败!”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现下清军云集在广州西城,琼州军水陆大军又在广州东北,说尚之信不心慌,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宁愿多花点钱,也要忽悠琼州军和清军尽快开战,所谓鹬蚌相争,他尚之信说不得就会成为最终的渔翁。

“也只能这样了,唉……尚兄说的是,救人即是自救,愚弟也希望早一天能迫使清军退出两广!”

平白得了平南王府三十万两的物资,马仲英也是暗自得意,不过他表面上却不露声色,反而是显得有些惆怅。

正事谈完,尚之信也不愿在越秀山久留,当场就要告辞,马仲英却不愿就此放这个财神爷离开,执意要留尚之信用饭,尚之信推却不过,只得勉强留了下来,双方又假模假样地客气了一番,当然这酒喝的还算尽兴。

毕竟二人都认为这趟买卖做的不亏,马仲英什么都没做,就得了一大笔钱粮,尚之信同样认为自己的祸水东引之计得售,故尔皆是多喝了几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