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 荡漾开的风波(1 / 1)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洛哈特的“我有一个梦想”被转述了一遍又一遍。

各大魔法刊物在一时间刊登了他的演讲原文,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对这番演讲的评价。

随着时间推移,艾琳娜有九成八的把握确信它会成为魔法界、乃至这个世界的“全文背诵”内容。

不仅因为它改编于马丁路德金的演讲,最幸运的是,在艾琳娜所处的这个世界中,那名叫做马丁路德金的黑人并没有并没有发表过类似演讲——黑人巫师的存在让美国社会的黑白矛盾没那么极端,一些微小偏转改变了历史轨迹。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魔法世界很久没有出现过这样具有煽动性、个人英雄气息的明星人物了。

一星期后,哪怕是远在塞尔维亚魔法界的巫师都从报纸上看到了这番演讲。

而关于审判日发生的真实场景,也随着一轮轮转述愈发传奇起来。

琥珀屏障成为了洛哈特超凡魔法造诣的最好证明——麦格教授“微弱”的解释很难在主流报刊上有太多声音。

许多巫师信誓旦旦地说,他们亲眼看到近百名傲罗抽出魔杖朝洛哈特狂轰滥炸了半小时,最后倘若不是洛哈特演讲完毕主动撤销防护,他们甚至连洛哈特一根头发都伤害不了,而随着人们的不断转述,哪怕是那些曾在现场见证一起的巫师都还是有人主动出来附和,证明当时确实有大量傲罗和国际巫师联合会的官员在周围想要打断洛哈特的演讲。

洛哈特被关入阿兹卡班监狱之后,模仿他的作品和演讲内容表述的风气反而开始流行起来。

艾琳娜现在经常在学校听到:“我有一个梦想……”或者“一千年过去了……”

另一方面,洛哈特的此前的一些存稿也确保了热度不会很快消散下去。

譬如,丽痕书店放在门口橱窗展架上的那三部热销新书:

《与死神为伍:猎杀黑魔王》、《染血的金币:妖精女皇之路》、《赌上性命:与“巫师之殇”约会》。

洛哈特在书中第一次向人们揭秘了魂器,详细阐述了伏地魔追求永生的代价和阶段。

伏地魔的不死之密被公布于众,同时还有魔法政府掌控的几个魂器信息——顺便还宣传了下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

当然,洛哈特书中提到的基金会是由多国巫师联合成立的“表组织”。

除此以外,在《与死神为伍:猎杀黑魔王》一书中,洛哈特把基金会成立时间往前追溯了十几个世纪。

唔……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口气追溯到了“四千年前”这个基金会入会章程上的那个时间。

魔法文明和远古巫师成为了抵抗异常、守护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主导力量,这无疑非常符合大众逻辑和认知。无论是古老的纯血巫师亦或者是刚踏入魔法界不久的麻种、混血巫师,都对书中讲述的那个古老、神秘巫师组织深信不疑。

至于《染血的金币》一书则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介绍了古灵阁妖精女皇崛起的故事。

有史以来第一次,巫师得以深入了解到隐藏在古灵阁权力交替后的腥风血雨。

这让人们终于意识到妖精并非马人、狼人那样混乱原始的族群,而是有着和人类比肩历史厚度的智慧种族。

每一枚在巫师手中流转的钱币,或许都浸没过妖精的血——洛哈特在书中描述了自己如何被妖精绑架,在半胁迫、半自愿的情况下,参与到了新生代妖精和上一个世代妖精们的厮杀、各个魔法国度的妖精们的博弈。

当然也少不了在至暗时刻拨乱反正、拯救妖精和古灵阁的妖精女皇,这可比枯燥的魔法史好看多了。

而在书籍末尾甚至还简单提了下魔法部和妖精们的合作,譬如说收复魔法部的火龙租借和后续的重建、税务核算。

哪怕洛哈特这一次在书籍扉页特意加上“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声明,但没有人真的会认为所有的故事全是虚假的——要知道,在洛哈特的小说中,甚至还详细介绍了妖精贿赂魔法部的具体官员,以及一部分官员们从妖精们手中夺取、敲诈到的不菲财物……某喜欢宝石戒指的前魔法部高级副部长在文中甚至还出现了四五次。

关于那些发生下古灵阁金库深处的故事真假,绝大部分巫师都无从考证,不过古灵阁方面的强烈抗议足以说明一切。

遗憾的是,无论妖精们如何激烈反对,乃至于愤怒到冲击魔法部,也无法重复惩罚关在监狱中的洛哈特了。

随着古灵阁妖精们的反应,《染血的金币》销量甚至一度冲到了丽痕书店的畅销第一。

没有人不好奇那些发生在妖精们之间的权力斗争——毕竟在魔法界中,这种血腥政变还是很少见的。

相比起前两本刚一上架就热卖的书,《与“巫师之殇”约会》的反响就要慢热得多。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这本书一跃超过了前两者,冲上各大书店的热销榜首位。

洛哈特的原本读者群体本来大多就是女性,而这本书可以说是最适合女巫们阅读的题材——恋爱小说。

魔法界一直缺少优秀的作家,尤其是文笔细腻善于人物塑造的巫师作者,而洛哈特的出现无疑填补了这一空白:男巫阿尔希和麻瓜女研究员哈特的爱情故事,在随后几周成为了所有女巫们社交、闲聊中必定会出现的内容。

事实上从文学角度,细节描述方面,《与“巫师之殇”约会》确实比前两本书更精彩。

毕竟……

严格意义上说,这本书才是真正由洛哈特全文主笔的爱情小说。

而故事原型其实就是阿尔希波夫娜和他自己,其中虽然加入了一部分剧情修饰,但感情方面的微妙他很好把握到了。

嗯,唯一的问题在于——这本书在性爱方面的描写也没有任何掩饰,以至于后续被贴上了某种奇怪的标签。

在魔法界,优质的爱情小说和爱情动作小说是同样稀缺的,这也是这本书后续销量暴涨的重要因素。

不少男巫打着帮妻子、女朋友、姐姐、妹妹买书的旗号在各大书店排队购买这本爱情小说。

当然,随着时间推移和故事逐渐被人们看完,那些隐藏在文中的细节终于被关注到了。

人们开始质疑魔法部的灰色收入,质疑魔法政府是否也有类似妖精的血腥手段,而乌姆里奇等人的非法收入、国际巫师联合会对于巫师之殇的粗暴、不人性的处置,也成为了社会焦点,社会上甚至开始怀疑起洛哈特入狱的真实理由。

慌乱之中,康奈利·福吉差点打算直接颁布部长令来限制吉德罗·洛哈特的小说继续出版发售。

不过在最后时刻,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司长博恩斯女士打消了这个糟糕想法: